Geek@Paris

《东方早报》评论:该与网络“烂仔”划清界限

2007-08-13

  或在浏览某个热点新闻时,关注网友评论是我的一个习惯,一来感觉在互联网时代,网友应是最主要的读者群,当然得关注他们的声音;二来网络表达相对自由,往往能迅速地看到一些原汁原味、无所禁忌的草根评论;三来受朋友影响,认为在网上“挨砖”能锻炼自己的逻辑能力,因为网友“拍砖”很多时候“拍”的就是逻辑———然而近来却发现,这些认知恐怕高估了某些网友的理性,毫无理性、只会骂街的网络烂仔似乎越来越多.

  经济学界德高望重的茅于轼先生近日撰文说,近来他在发表《替富人说话,为穷人办事》一文后注意到网友跟帖,发现四分之一是些骂人的话,他挑了些相对“文明”的话:
“你好去死了!”、“让阎王老子折磨你!”、“你是你妈生的吗?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?”、“去吃大便!”、“一条老狗!”———茅老的经历更坚定了我的看法,网络民意是该与那些网络烂仔划清界限了。

  对于网络粗话,我一向是比较宽容的。去年3月,几位经济学家攻击网络,称网络是“公共厕所”,是情绪化的“捣糨糊”,是乌烟瘴气时,我还曾从“吃肉的要宽容喝粥的”的角度力挺网络。毕竟,一个底层老百姓利益受到损害时,他没有渠道寻求到某种平衡,很多时候只能从情绪化的言语中(比如私下里低声问候一下对方的母亲)发泄一下不满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网络发言本就是非常随意的表达,网言网语就是粗俗的,不可能指望他们像在日常面对面交往时那样彬彬有礼,网络这种陌生社区也没必要过分讲究“尊重人格”。

  但这种宽容不是没有底线的———话可以粗糙一点,可以情绪化一点,但不能不讲理,不能什么道理都不讲开口闭口就谩骂和攻击。

  首先最反感的就是这种只会骂人的网络烂仔。什么道理都不讲,开口就是“你妈怎样你姐怎样”,闭口就是“怎么不去死”、“去吃大便”之类。不同意一种观点可以,骂人也算一种表达方式,但你起码得讲点开骂的理由,即使是歪理、邪理也可以。但网络烂仔根本没有自己的观点或价值判断,甚至根本不看新闻、事实和作者的观点,开口骂人、出口成脏完全是因长期浸淫于网络中而养成的一种恶习,反正不用为脏话负责,不骂白不骂,骂已在无责任和道德约束的情况下发展成一种本能。

  然后反感的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、瞎起哄的网络烂仔,也叫网络哄客。可以感觉到,那些情绪化的网络跟帖中,不少跟帖纯粹是在恶意起哄:他的生活可能很好、很富足,根本不是什么弱者或受害者,甚至根本不看观点和事实,不知道自己骂的是谁。跟帖骂人只是觉得好玩,大家一起起哄感觉很有意思,既过了嘴瘾也放松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
不必再为了呵护网络民意的道义感而投鼠忌器了,应该到了旗帜鲜明地鄙视那些只会骂人的网络烂仔的时候了。只有旗帜鲜明地与这些人划清界限,网络才会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,网络民主才会成为一个理直气壮的名词。而不是一提起网络民意和网络民主,就会因这些网络烂仔而有心理障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时候肃清这网络的肮脏了

网络愤青们擦干净脖子等着

Author:admin | Categories:Diary | Tag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
Clickcha - The One-Click Captcha